您好!欢迎进入中国交通报刊协会

“断腿新闻”是“烂尾新闻”的孪生兄弟

   国资委纪委书记强卫东近日做客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时通报了中国铁建超8亿元业务招待费的检查情况:确实存在发票开具不规范、报销程序不严格、会计科目使用不当等一些问题,通报批评57人,党纪政纪处分8人,移送司法机关1人。至此,中国铁建“天价招待费”检查告一段落,但民众继续追问,这8亿元究竟花在了哪儿?招待了谁?又是哪些程序出了错?

    应该说,调查这些钱花在了哪里、招待了谁,追问审批和报销的程序,是水到渠成、顺理成章的事儿,也是给公众一个完整交代的应有之义。既然这8亿元的招待费有问题,那么那些被招待的人就是花了不该花的钱、吃了不该吃的饭,“问题招待费”对应着“问题招待者”,必然也对应着很多“问题被招待者”。一条关于此事完整的调查处理的新闻应该包括对“招待了谁”的追踪。可是,这些在调查中看不到。

    公众对那些看得见的“烂尾新闻”深恶痛绝,很多事件过了热点阶段之后,就没了后续与下文,当事人是否受到处理?问题是否得到解决?违法政策有没有取消?在事件被新的热点遮盖之后,就成了无人过问的烂尾。因为有这种烂尾现象,不少官员都学会了一个舆论应对技巧,就是“熬”和“等”。

    他们知道,一般事情的热点周期也就是三四天,等硬着头皮熬过了热点,“等”到有了新的热点,舆论就会遗忘。因此,舆论中沉淀下很多有头无尾、有始无终的“烂尾新闻”。其实,不仅有这种没有结果的“烂尾新闻”,还有很多一开始就不完整的“断腿新闻”。

    中国铁建天价招待费就属于典型的“断腿新闻”,只说8亿招待费有问题,可公众最关心的是,到底是哪些人享用了这天价盛宴?这还是一个谜,仿佛这8亿元都人间蒸发了。这是看得见的断腿。

    前段时间张曙光受审,关于其2000万元运作院士增选的事,也是一条“断腿新闻”。此前,张曙光供称向戈建鸣、王建新、陈丙玉3个老板索贿2300万元,均为参评院士“需要花钱”。张曙光共索贿受贿4755万余元,为了参评中科院院士,先后投入2300多万元。自然而然的完整新闻应该是,这2300多万到底花在了哪里?哪些人收了张曙光的钱?可人们在调查和新闻中看不到,成为一个谜。媒体经常报道一些落马的贪官,为了跑官要官上下打点花了多少钱,受贿是为了行贿。可在媒体报道的新闻中,我们常常只能看到买官者的身影,而看不到卖官者的身影。到底那些落马的贪官是向谁买的官,卖方是谁?也都是谜。一个巴掌拍不响,没有卖方哪有买方?新闻显然是断腿的。

    法官嫖娼被曝光,顺理成章的追问是,这钱谁埋单,谁是行贿者?可从新闻中看不到行贿者的身影。官员落马后被当成落水狗一样痛打,被媒体批得一无是处,被官方批得体无完肤,可是,这样一个坏人,是经过怎样的程序、被谁选拔到这样重要的岗位上的?提拔者是否要承担失察之责?没人回应这样的问题。这些不完整的新闻,只能靠公众用想象去猜。
    不符合新闻规律的“断腿新闻”和“烂尾新闻”,其实本质上并无差别,都是权力对新闻的戏弄。不是媒体人的失职,而是一种强大的力量阻碍着完整新闻事实的展现,公众的知情权在断腿和烂尾中大打折扣。
    新闻为什么断腿?跟新闻被烂尾的原因是一样的,在于问责制的不给力。很多时候,问责并没有被真正启动起来,问责只是媒体紧盯下的被动问责,媒体热点一过自然就没有力量去驱动问责了;只是长官意志主导下的情绪问责,权力操纵下的有限问责,糊弄舆论掩人耳目的虚假问责。问责制是断腿的,无人寄望这样的新闻不断腿不烂尾。                                                     (曹林)